您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文集 > 保证 >
文章列表
和爱枝、刘玉芳与刘民、刘瑞江、韩明亮、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安阳中心支公司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判决
2017-07-07 10:00

    和爱枝、刘玉芳与刘民、刘瑞江、韩明亮、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安阳中心支公司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判决

    原告和爱枝,女,1960年6月24日出生。
    原告刘玉芳,女,1969年1月15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刘凤安,男,安阳市殷都区人大干部。(系两原告共同委托)
    委托代理人贾国臣,河南宏轩律师事务所律师。(系两原告共同委托)
    被告刘民,男,1981年4月29日出生。
    被告刘瑞江,男,豫E37221号微型客车车主。
    被告韩明亮,男,1976年1月18日出生,豫E37221号微型客车保险投保人。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阳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安阳市北关区红旗路金豪广场六楼A座。
    代表人刘瑛,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郭瑞锦,女,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黄爱科,男,该公司员工。
    原告和爱枝、刘玉芳因与被告刘民、刘瑞江、韩明亮、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阳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公司)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于2008年12月23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同日作出受理决定,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9年5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和爱枝、刘玉 芳的委托代理人刘凤安、贾国臣、被告刘民、被告平安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郭瑞锦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刘瑞江、韩明亮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和爱枝、刘玉芳诉称,2008年9月11日,在安阳市洹滨南路,被告刘民驾驶豫E37221号微型客车沿洹滨南路由西向东行驶中,与马龙保驾驶的豫E47269号微型客车由东向西行驶中相撞,后豫E37221号车又与由东向西原告和爱枝驾驶的电动三轮车相撞,豫E47269号车被撞后与由东向西骑自行车的李爱英相撞,造成车损四辆、伤三人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原告和爱枝在安阳市中医院住院抢救治疗,花去医疗费5933.7元、伤情鉴定费110元。医院诊断为骶骨骨折、尾椎粉碎性骨折、肋间神经损伤等,法医鉴定为轻伤。原告和爱枝住院后被告只支付了1000元医疗费,原告和爱枝因家中无钱继续支付医疗费,被迫回家休息治疗。经鉴定原告和爱枝构成十级伤残。原告刘玉芳被诊断为头外伤、多处软组织损伤,花去门诊医疗费483.8元。安阳市交警队认定原告和爱枝、刘玉芳无责任,被告刘民负全部责任。被告刘民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刘瑞江是车主也应赔偿原告损失,被告韩明亮是肇事车辆的投保人(保险受益人)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平安保险公司作为肇事车辆的保险人,应承担赔偿责任。为此,两原告提起诉讼,要求四被告连带赔偿医疗费等各项费用共计75819.17元。
    被告刘民辩称,原告要求的费用过高,被告刘民应当承担原告要求数额的合理部分。
    被告刘瑞江、韩明亮未答辩。
    被告平安保险公司辩称,原告诉请的合理费用属于交强险赔偿范围内的部分,被告平安保险公司予以赔偿。肇事人有两方,被告平安保险公司不承担原告放弃共同侵权人马龙保应当承担的部分。
    根据原告和被告的诉辩意见,本院确定案件的争议焦点为:(1)、如何划分四被告的赔偿责任;(2)、四被告是否应赔偿二原告各项损失75819.17元。
    原告和爱枝、刘玉芳针对第一个争议焦点提供以下证据:1、交通事故认定书,证明被告刘民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和爱枝、刘玉芳无责任;2、机动车驾驶证、机动车行驶证、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各1份,证明四被告应赔偿二原告。被告刘民对证据无异议。被告平安保险公司质证认为:对证据无异议,但对责任划分有异议,肇事方应有两方,现原告只起诉一方,被告平安保险公司不应承担连带责任,原告放弃共同侵权一方应承担的部分,被告平安保险公司不予赔偿。被告刘民、平安保险公司针对第一个争议焦点未提供证据。
    原告和爱枝针对第二个争议焦点提供下列证据:1、诊断证明书、住院收费专用票据,证明原告和爱枝的医疗费为5933.70元;2、伤情鉴定费票据,证明原告和爱枝的伤情鉴定费为110元;3、和爱枝的误工证明,证明原告和爱枝的误工费为8700元;4、出院证,证明原告和爱枝的住院伙食补助费为1650元;5、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明原告和爱枝的营养费为3480元;6、护理证明3份,证明原告和爱枝的护理费为16467.57元;7、交通费票据120张,证明原告和爱枝的交通费为1200元;8、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原告和爱枝的残疾赔偿金为22954.1元;9、伤残鉴定费发票6张,证明原告和爱枝的伤残鉴定费为780元;10、门诊收费专用发票2张,证明原告和爱枝的CT费为220元、检查费为250元。原告刘玉芳针对第二个争议焦点提供下列证据:1、诊断证明书、门诊收费专用发票5张,证明原告刘玉芳的医疗费为483.8元;2、刘玉芳的误工证明,证明原告刘玉芳的误工费为1500元;3、交通费票据10张,证明原告刘玉芳的交通费为100元。被告平安保险公司质证认为:医疗费应有病历、发票等手续,原告的证据不全;鉴定费在交强险中不赔偿;误工费仅有一张证明,应有事故前三个月的工资表,误工费不应按174天计算;营养费没有医疗机构的证明;护理费如果没有医院特别医嘱,应按1人计算,并且护理人应有工资表证明,认可刘琳琳对原告的护理,因其与原告是近亲属,护理期间为住院期间;交通费要求过高,建议给付200元;伤残赔偿金应按07年标准9810.26元计算;对原告刘玉芳的医疗费无异议;原告刘玉芳的误工费证据不足,应有事故前三个月的工资表。被告刘民同意被告平安保险公司的质证意见。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刘民针对第二个争议焦点均未提供证据。
    本院根据当事人陈述、举证及诉辩意见,对本案事实确认如下:2008年9月11日9时50分许,被告刘民驾驶豫E37221号微型客车沿洹滨南路由西向东行驶中与马龙保驾驶的豫E47269号微型客车由东向西行驶中相撞,后豫E37221号车又与由东向西原告和爱枝驾驶的电动三轮车相撞,豫E47269号车被撞后与由东向西骑自行车的李爱英相撞,造成车损四辆、伤三人的交通事故。原告和爱枝及乘车人原告刘玉芳在事故中受伤。2008年9月18日,安阳市交通警察支队作出2008第684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刘民负事故的全部责任,马龙保、原告和爱枝、原告刘玉芳、李爱英无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和爱枝被送到安阳市中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骶骨骨折、尾椎粉碎性骨折、多处软组织损伤。原告和爱枝于2008年11月4日出院,住院55天,花费医疗费5933.70元。2008年10月23日,安阳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作出公(安阳市)鉴(法交活)字[2008]69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鉴定意见为原告和爱枝的损伤构成轻伤。原告和爱枝支付损伤鉴定费50元、检查费60元。2009年3月4日,安阳威校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作出安威校司鉴所[2009]临鉴字第74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原告和爱枝因交通事故致骶、尾骨骨折,构成十级伤残。原告和爱枝支付伤残鉴定费780元、检查费470元。原告和爱枝是安阳市保泰盈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员工,月工资1500元。原告和爱枝提供的交通费票据票面金额为1200元。原告和爱枝住院后,被告刘民支付原告和爱枝1000元。
    事故发生后,原告刘玉芳于事发同日到安阳市中医院门诊就诊,被诊断为头外伤,多处软组织损伤。原告刘玉芳花费医疗费483.8元。原告刘玉芳是河南鸿宸建设有限公司员工,月工资1500月。原告刘玉芳提供的交通费票据票面金额为100元。
    豫E37221号微型普通客车车主为被告刘瑞江。被告刘瑞江将该车转让给被告韩明亮,但未办理过户手续。被告刘民借用被告韩明亮的车造成交通事故。被告韩明亮为该车在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保险期限自2008年4月28日起至2009年4月27日止。
    本院认为,被告刘瑞江已将豫E37221号微型普通客车转让给被告韩明亮,被告韩明亮将该车借给被告刘民,被告刘民有驾驶证,被告韩明亮没有过错,因此,被告刘瑞江、韩明亮均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刘民驾驶该车与原告和爱枝骑电动三轮车行驶时相撞,造成原告和爱枝、刘玉芳受伤的交通事故,被告刘民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肇事车辆在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投保有交强险,所以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应在其赔偿责任限额内首先予以赔付。原告和爱枝、刘玉芳要求赔偿的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原告和爱枝要求赔偿的合理部分包括:医疗费以医疗机构出具的医疗票据为准,原告和爱枝的医疗费为5933.70元。原告和爱枝有固定收入,误工费按照其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原告和爱枝月工资1500元,误工时间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即2009年3月4日,本院确定原告和爱枝的误工费为8580.82元(1500元/月×12个月÷365天×174天)。原告和爱枝未提供护理人员事故发生前三个月的工资表,也未提供医疗机构的明确意见,故护理费参照上一年度服务行业人均工资标准15534元按一人计算174天,原告和爱枝的护理费为7405.25元(15534元/年÷365天×174天)。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而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本院确定原告和爱枝的交通费为11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参照河南省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每天30元计算55天,原告和爱枝的住院伙食补助费为1650元。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医疗机构没有意见的,赔偿期限一般确定为住院期间,按55天每天10元计算,原告和爱枝的营养费为550元。原告和爱枝构成十级伤残,且原告和爱枝为城市居民,故应按河南省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231元/年计算20年,原告和爱枝的伤残赔偿金为26462元(13231元/年×20年×10%)。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及造成的后果等因素确定,本院确定原告和爱枝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为3000元。原告和爱枝主张的鉴定费830元、检查费530元均是因该事故产生的费用,本院予以确认。原告和爱枝主张的后续治疗费可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原告刘玉芳要求赔偿的合理部分包括:原告刘玉芳的医疗费为483.80元。原告刘玉芳有固定收入,误工费按照其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原告刘玉芳月工资1500元,误工时间计算一个月,本院确定原告刘玉芳的误工费为1500元。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而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本院确定原告刘玉芳的交通费为20元。综上,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应在其赔偿责任限额内首先予以赔付原告和爱枝医疗费5933.7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650元、营养费550元、误工费8580.82元、护理费7405.25元、交通费1100元、残疾赔偿金2646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合计54681.77元;赔付原告刘玉芳医疗费483.80元、误工费1500元、交通费20元,合计2003.8元。除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其赔偿责任限额内首先予以赔付的费用外,被告刘民应当赔偿原告和爱枝伤残鉴定费830元、检查费530元,减去被告刘民已支付原告和爱枝的1000元,被告刘民还应当赔偿原告和爱枝360元。被告平安保险公司辩称马龙保是共同侵权人,因交通事故认定书已认定马龙保无责任,马龙保在此次事故中无过错,不是共同侵权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平安保险公司的辩称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阳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付原告和爱枝54681.77元;
    二、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阳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付原告刘玉芳2003.8元;
    三、被告刘民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付原告和爱枝360元;
    四、驳回原告和爱枝、刘玉芳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695元,由原告和爱枝、刘玉芳负担469元,由被告刘民负担1226元。
    如不服本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郭振平
    审 判 员 任 蓉
    代理审判员 杨俊霞

    二○○九年八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晁红广

    关键词: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16 河南振豫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南阳路与宋寨南街交叉口升龙汇金中心

服务导航

律师微信咨询
扫扫加微信

免费咨询电话:
15324885608